您的位置
主页 > 金融理财 » 正文

农房共享如何让农民更受益?

来源:www.willano.com 点击:752

一方面,许多农民进城打工,大量农村房屋闲置;另一方面,许多市民希望回到农村,享受“在东篱下采菊”的宁静生活。两种现实需要的结合和宅基地“三权分立”政策催生了“共享农村房屋”的新概念。

“共享农村住房”激活了“休眠”资源,促进了农村闲置住房的开发利用,也促进了城市居民到农村休闲养老、创新创业,为城乡一体化和农村振兴提供了新思路。然而,如何使农民在分享农村住房的过程中继续受益,也是许多农民朋友关心的问题。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稳步审慎推进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丰富试点内容,及时制定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的指导意见,研究起草农村宅基地使用条例。在今年的两次会议上,记者采访了一些代表,并听取了他们的发言。

你听说过“分享农舍”吗?

自从分享自行车变得非常流行,分享汽车,分享充电财富,分享办公室等等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现在,共享经济的浪潮已经席卷了农村。借助互联网信息技术和企业平台的专业化运作,大量闲置农宅从“沉睡”中恢复过来,成为连接城乡的桥梁,给农民带来经济红利,给农村带来新的活力。

“共享农村住房”只是我国正在进行的农村宅基地改革的一个缩影。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围绕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提出了一系列针对性强、前瞻性强的艰巨任务:稳步审慎推进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扩大改革试点,丰富试点内容,完善制度设计.改革如何适应当前农业农村的新变化,如何满足农民的现实利益需求,如何服务于农村振兴的长远目标?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共享农村住房”成为代表们关注的“热门词汇”之一。

草根创作:尊重农民的意愿

彭正祥,湖南省长沙县惠凯镇西福村的一名村民,从未想到他肮脏嘈杂的猪圈能带来如此大的利润。2016年,彭正祥投资11万元,将闲置房屋和废弃猪舍改造成精致客房,并与企业合作提供居家服务,不到两个月就赚了2万多元。“过去,我的10个房间中有7个闲置着。现在想想都是浪费。”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大量农村人口迁移到城市,大量农村房屋和宅基地闲置。与此同时,由于资源短缺,一些农民没有房子住,也没有土地在他们的村庄里建房。

“我们村缺少建设用地,宅基地申请长期未获批准。最后,没有必要在外面租房子了。”今年1月,浙江省义乌市李街23号李钊村村民吴建东成功中标福田街西张村1.5 (54平方米)宅基地。谈到这一点,他无法掩饰自己的喜悦。

"根据国家现行的土地制度,村民只能申请在自己的村庄里安置建房。除了特殊情况,例如帮助穷人的搬迁,没有办法跨村庄重新安置。这导致了农村宅基地使用的供需不匹配。一方面,一些村庄闲置和浪费土地资源。另一方面,一些村民只能在外面租房子,因为村里没有土地建房。”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工商联合会副主席陈胡艾莲说。

陈胡艾莲认为义乌农村宅基地拍卖符合当地现实和农民需求。由于需求的客观存在,但没有法律渠道,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的“地下交易”现象时有发生,引发了许多民事纠纷此外,d

“为了推进宅基地改革,许多人担心农民的利益会受到损害。然而,关键问题是农村宅基地的流转,包括抵押、租赁和转让,是否会保护或损害农民的利益。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小岗村论坛上所说的那样,选择权应该交给农民,农民应该选择而不是取代农民。”蔡继明说。

价值发现:激发乡村活力

睡在星空下,在鸟鸣中醒来,漫步在田埂上,采花摘果,坐在芬芳的树荫下,闲谈喝茶……这是现代城市人向往的田园生活,也是“共享乡村房屋”唤醒乡村、重新着色的美妙画面。

今天,西府村有21户人家加入了“共享农舍”的平台。闲置的农舍不仅成为诗意的住所,而且生态农业和农产品加工业也随着日益普及而迅速发展。

近年来,农村地区有许多创新的闲置住房生活方式,如农家娱乐、居家养老和居家养老。它们也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全国政协委员、江苏连云港农业科学院院长徐大勇认为,振兴农村闲置住房资源是城乡资源的双向流动。城市人可以寻找怀旧的记忆,在农村享受闲暇时光。农民不仅获得收入的一部分,而且资本、思想、人才、技术和公共服务的投入也将从更深层次改变农村的发展方向。在当前农村振兴战略深化的背景下,深化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也将为农业发展带来机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贵州省副省长王世杰说,贵州作为一个为扶贫搬迁的大省,占全国总数的十分之一以上。农民从分散的、不适宜居住的地区迁入城镇,不仅改善了生活条件,而且开垦后原宅基地可以转让。农民从中受益,当地农业得到了大规模发展。

在海南,共享农场也给热带高效农业带来了生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大安镇副市长、田彪村党支部书记杨季枫就共享农场谈了很多:“虽然海南过去有很多游客,但他们都住在海边。现在有了一个共享的农场,越来越多的游客住在农村。村民不仅有租金收入和就业出路,还通过收养和订阅解决了农产品销售问题。”

几千年来,土地承载着农民的梦想,今天它被赋予了更多的价值功能。“与此同时,我们必须看到农村宅基地改革的制度红利尚未充分发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江西农业大学副校长刘华牧认为,今后应通过科学规划和设计,有效利用土地资源,为农村腾出更多集体土地,用于发展工业和扩大集体经济,如发展特色农业和休闲农业。 也可用于改善农村公共服务,提高农民生活水平,如建设养老院和文化场所,促进城乡资源要素的双向流动,真正实现“三农”的强、富、美。

分红:坚持底线思维

农舍被分享了吗,利益被分享了吗?在四方村,企业、村集体和村民就合作开发住宅的利润分配达成协议:60%的村民、10%的村集体和30%的企业。村民占人口的大部分。这是四方村在改革之初确立的原则,也是决定“合住”能否实现的关键

今年两会期间,中共中央提交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建议修改《关于推进我国土地制度改革的提案》,根据公共利益的需要严格限制征地范围,防止侵犯农民权益。同时,对于城市建设中使用的非公益性土地,建议在符合规划的前提下,允许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国有建设用地以同等价格和同等权利进入市场,让广大农民平等分享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的土地增值。即使农村集体土地被征用是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也应该给予失地农民合理的补偿。

"把它从农民那里拿走,然后用在农民身上."一方面,有必要制止对农民利益的侵犯,另一方面,也有必要打开授予权利的大门。蔡继明认为,目前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和《物权法》没有为农村宅基地使用权提供抵押和担保功能。要全面实施农村住房(包括宅基地)抵押担保,必须修改相关内容,使农村集体宅基地和城市国有宅基地享有同等用益物权。

土地改革是一次性的,不可能一蹴而就。目前,中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三个试点项目再次推迟到2019年底。但是,从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可以看出,内容正在逐步细化:“调整和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的使用范围,增加农业和农村投资比例,重点改善农村生活环境,建设农村基础设施和建设高标准农田。”“稳步推进新增耕地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剩余指标跨省转移。所有转移将用于巩固消除贫穷的成就和支持农村复兴。”可以预期,在保护农民利益的前提下,对宅基地“三权分立”的探索将会更加深入和灵活。